• 第523章尾声(1/13)

         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

          侯景死后,萧荀得了许多的功勋,可南平王逝世,金铃又生死不明,使得这个家里平白无故少了两个人可以分担他的喜悦。南平王妃总是心事重重,萧荀无法,明里暗里上了几次乌山,却连向碎玉的影子都不见。

          他并不死心,问了几个江湖上的老朋友,甚至问到了陈七寸头上,这才终于将乌山之上行主坠崖之事问了出来。

          “那就是没有人知道金铃的下落了?”

          陈七寸望着外面淅淅沥沥的秋雨在如镜的,狠狠抽了一口水烟,道:“连辋川君的下落都没有人知道。我们去那悬崖底下搜寻,本想着总还死能见尸,岂知什么也没有。”

          “那金铃呢?你不是说,她和那胡奴……和那魔教少主在九凝峰顶比武吗?”

          陈七寸道:“金铃之责……便是杀那……那魔教少主。那天山上一团乱,待到有人想起这事的时候,通往九凝峰的三道锁链,已经被人砍断了。肖大当家在这边喊了许久,也不见有人应答,恐怕……恐怕……”

          萧荀亦知这等情况怕是金铃也已凶多吉少,可他总也想不明白,银锁对她那样好,为何最后要下手杀她。断了唯一上山的路,她自己在悬崖绝壁上又要怎么下来呢?难道她是要和金铃同归于尽吗?可她二人之间是要生出怎样的仇怨来,才会走到同归于尽这一步呢?

          “金大帅,”陈七寸扶了扶靠在桌边的大刀,“令堂还好吗?是还在江陵吗?”

          萧荀缓缓吐出一口气来,道:“多谢陈前辈关心,家母还在江陵,我爹过世之后,她身体就不大好。”

          陈七寸又一眼望入那烟雨茫茫之中,半晌方道:“金大帅,你是个了不起的年轻人啊……我问问你,你是要为了这大梁江山鞠躬尽瘁,死而后已吗?”

          萧荀一愣,道:“自然如此。”

          陈七寸道:“我说句实话,你别揍我。”

          “请讲,我怎么敢和前辈动手?”

          陈七寸从腹腔深处发出咯咯的笑声,指着萧荀道:“你当年和金铃在乌山将我堵得说不出话来,现在才来谦虚?这话我只和你说说,你我出生入死,是过命的交情,我才敢和你说……唉,我这个人呐,本事有限,保不住天下苍生,只能保护我的父母子孙、兄弟姐妹,唯望天下出一个了不起的英雄,能结束这乱世,倘使有这样一个人出现,我就把这一身本事,都卖给他!”

          萧荀似是陷入了沉思,忽而拿起靠在桌边的纸伞,对陈七寸抱拳道:“陈前辈,青山不改,绿水长流,我们后会有期

          ↑返回顶部↑

          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