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第七章 宫帏惊变(1/12)

         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

          此时蝉翼剑剑身血痕消失,一如平常,明若无物。

          杨飞依着记忆,将那套蝉翼剑法使了两招,可是再无异状,心想难道此剑非得饮血才行,改日出宫再弄些鸡血鸭血给它喝喝。

          而那副地图他只记了个大概,天下如此之大,要在茫茫大海寻到这般一座小岛无异大海捞针,谈何容易?

          他练了半天剑法,伤口开裂,隐隐作痛,尤以股伤最为麻烦,坐立难安。

          杨飞想起罪魅祸首珑儿,不禁暗恨起来。

          “公子,喝药了!”玲儿端着一碗参汤行了进来。

          南宫逸开了几剂大补之方,这几日杨飞大补特补,补得虚火过旺,在此方寸之地,对着三个如花似玉的美人,偏偏能看不能碰,心中好生郁闷。

          杨飞一口喝光,问道:“公主呢?”

          玲儿道:“公主出去了,不知何时才能回来。”

          朱玲芷近日往返东宫,探视太子,还要为杨飞打探宫中的情报,顿时成了大忙人,难得打个照面。

          “玲儿,珑儿!”朱玲芷的声音传来,充满无限喜悦。

          玲儿迎了出去,道:“公主,为何如此高兴?”

          朱玲芷道:“今日我去东宫,皇兄已可下榻行走,御医说不日便可康复,你说我高不高兴?”

          玲儿道:“那可真是太好了。”

          杨飞心中又喜又忧:喜的是自己不用背负轼杀太子之罪,忧的是朱佑樘说不得会将自己是刺客之事抖露出来。

          朱玲芷行入殿内,见杨飞怔怔发呆,忍不住娇声轻唤:“杨大哥,杨大哥!”

          老半天,杨飞魄回神转,道:“玲芷姑娘,你刚刚说什么?”

          朱玲芷哼了一声,不悦道:“杨大哥跟玲芷一起老心不在焉。”

          杨飞尴尬一笑,道:“我方才在想些事情,玲芷姑娘别放在心上,今日可有什么消息?”

          朱玲芷道:“一个就是我皇兄没事了,另一个兴王近日便会赶赴封邑安陆府。”

          杨飞犹豫道:“后面这条跟咱们有何干系?”

          朱玲芷道:“兴王滞留京城,便是被万贵妃留下争夺太子之位,兴王赴邑,也就是说皇上旨意已决,不会易储。”

          杨飞道:“难道万贵妃会如此善罢干休?”

          朱玲芷道:“这个玲芷如何知道?也不知你为何要打听这些事情?”

          杨飞暗忖万贵妃莫非是怕谋刺太子奸谋败露,这才收敛了些?朱佑樘储位得保,自

          ↑返回顶部↑

          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