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第 123 部分阅读(1/14)

         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

          要咬我似的。

          他的手指划过我的脸庞,轻轻道:“我的小美人儿,我是你的丈夫啊,你怕什么呢?是啦,我的小美人儿还小,不谙男女之情,害怕也是难免的。可是你放心,为夫我定会好好怜惜你的!来,听话,把小衣都脱了吧!”

          嘴里说着话,他的手便开始动作起来,我声不吭,只紧紧地抓住自己的衣衫纽子,不让他脱了去。

          他急切间解不开,又伸手来褪我的裤子,我连忙扯住裤带不让他动。想是他不愿意用强,只得好言抚慰我,可是不管他说什么,我只是不依,因为我实在是害怕。

          我害怕男人,所有的男人。这都是那个该死的李根儿害的。那日他闯进灶屋,在我身上又摸又捏,还想脱我的裤子。好长段时间,我睡觉都会做噩梦。

          所以谭元庭此刻这样对我,我也不知怎么,就把他和那个李根儿联系在起了。

          应该说,谭元庭并不是个凶恶的男人,他大概是看出了我的害怕,那夜竟然没有强迫我,两个人就这样度过了个洞房花烛夜。

          第二日,他还是留在我房内,温言软语,情意绵绵地待我。

          我自然知道,我既嫁了他,便是谭家人了,若是老不与他圆房,无论如何是说不过去的。再加上谭元庭待我温柔有加,我稍稍放下了些戒心。

          随着他的亲吻和抚摸,我原本僵硬的身体,逐渐放松了些。谭元庭也感觉到了,他趁机将我的小衣都除了去,连肚兜也解了,然后贪婪地伏在我身上又亲又摸,嘴里喃喃道:“好个温香软玉抱满怀呢!”

          当他终于向我发起进攻的时候,我皱着眉头,痛苦万分地啊了声,把他吓了大跳。

          我真没想到,原来男女之间做这件事情,是这样的疼痛和不舒服。

          乡下的孩子,若说是点也不懂那件事,其实是不可能的。因为村子里有牛羊猪犬,这些动物起来,可是没有顾忌,不晓得避人,也没有什么羞耻之心的!所以呢,我承认我看见过,也明白它们在做什么。

          而且从那些结过婚的婆娘们嘴里,从她们疯疯闹闹的玩笑中,我也听到过好些男女之事。再说了,嫁入谭家之前,我娘也隐隐晦晦提了提,目的就是为了在这关键时刻,我能顺着谭元庭的意思来。

          可是此时此刻,我真是没有办法忍受。我就不明白,为什么有些女人会喜欢做这件事情呢?而且还有某个女人冒着被人吐唾沫,戳脊梁骨,甚至沉塘的危险,也要和男人通,真不知她们图的是什么!

          ↑返回顶部↑

          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