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第 7 部分阅读(1/5)

         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

          粉舌在他额上轻轻舔,“嗯,真的不咸。”被吓呆的人终于回神,轻轻幽幽叫出她的名字,字顿:“百里新语。”

          哈,这似乎是她第次从他口中听到自己完整的名字。接下来如何,他会化身狂龙喷火,怒气冲天责骂她,还是煽情独白,没了她的世界他活着还有什么意义?

          不让他有机会开口,捧着他的头,对准他的唇,她狠狠吻上。

          吻到气息不顺,吻到肺叶叫嚣要补充新鲜空气,她用力推开他,酡腮似天边晚霞,大声道:“易季布,我爱你。”

          唔,这算是比较正常的反应。她暗暗点头,再道:“冬天快到了,你就洗干净脖子,等着做我的暖炉吧。”去年冬天棉被层层压着自己,今年,人的体温比棉被暖吧?真好!

          还是呆

          很好。她还是满意,三道:“吃完晚饭,你把前几天遇到的媒婆地址抄给我。”

          继续呆

          正因为易季布发呆,故而这晚百里新语享受了顿久违多日无人唠叨的晚餐,吃多少粉藕炸酥鹅都没关系。

          尾声1

          准备好了求婚去——

          十月初,不是农历节气,不是天子诞辰,也不是佛祖菩萨寿辰,很——平常的天。而这天所发生的事情,在其后段不短的时间里,成为寻乌百姓的饭后谈资,众人提起莫不羡慕万分。

          这天,太阳不大,云朵不多,街上行人也不少。

          寻乌官衙前,莺莺燕燕,拂红裹蓝,派美景。

          香花满路

          “这个怎么回事?”跌跌撞撞冲出来的皮父母官之纯大人吞着口水,双眼发亮。

          “皮大人!”摇扇摇扇。

          “百里姑娘!”抱拳抱拳。

          “好久不见啊,皮大人!”

          “是好久未见,百里姑娘。”

          客套几句,说说天气,谈谈云彩,聊聊生意好不好公务忙不忙之——后,皮之纯终于压不往肚里的好奇虫宝宝,问出官衙所有人——上至他,下至小吏的心里话——

          “百里姑娘,今日来此所为何事?”他的官衙没失火啊。可这阵势箱箱红色喜盒,红绸带浓艳逼人;喜盒前站着五个唔,二三四五六,是六个浓妆艳抹的熟面孔,熟得他都能叫出名字。

          “哎,冯媒婆刘媒婆王媒婆今日什么风把你们齐给吹来了?”

          “提亲啊!”六人异口同声。

          “提亲?给谁提?”

          “当然是百里

          ↑返回顶部↑

          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