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第十六节 大结局(1/9)

         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

          经过回廊,刘飞扬便看见一使剑少年与白发男子在大战中,不远处还有一魁梧汉子那旁掠阵。刘飞扬惊喜喊道:“独孤弟,真是你来了。”使剑少年不是别人,真是独孤,在旁掠阵的正是萧峰。而白发男子自然便是游坦之了,却不见了那燕一与其同伴,不知是否乘乱跑走了,不过刘飞扬也没放在心上。

          萧峰闻声望去,大喜下几个纵身来到刘飞扬面前,大笑道:“此番真是辛苦贤弟了!”再见阿朱平安无恙,萧峰激动的叫道:“阿朱!”

          阿朱见到他更是一阵激动,若不是看到这人多,恨不得一下扑入萧峰怀中。只是深情凝视着他,千言万语却不知从何说起。

          王语嫣从阿朱手中接过阿碧,与楚依依默默走到一边。刘飞扬暗中看到王语嫣眼中闪过的失望的神色,猜到她心中所想,说道:“这山谷占地颇大。三弟该就在附近,料他不久便寻到这里了。”以他对段誉的了解,别说段誉只是太子,便是当了大理皇帝,王语嫣被擒,萧峰都来了,他是绝无可能坐等消息的。

          萧峰接口道:“不错,三弟便在此附近。”

          “刘飞扬,你也来了!”游坦之满是恨意的大喊道。

          刘飞扬闻声再往场中望去,见独孤与游坦之斗得正酣。他这才注意到独孤现在使得是柄木剑,剑法比少室山时更进一步原本精妙的剑法,已被他化繁为简,所出招式几乎不过点、刺二法。但就是这么简单二法,独孤使来已是妙到毫颠。

          游坦之更是功力大进,每招每式皆是寒风大作,威势非凡。厅中家具都被他掌力震得粉碎,以他为中心,方圆十丈内隐隐可见雪花飞舞。离他有十来丈远地刘飞扬也可感受到阵阵寒意扑面而来。他是无惧,但为了身后诸女也在身前竖起一道护壁。

          刘飞扬双掌一拍。喝彩道:“好!独孤弟终于领略到无招的境界,可喜可贺!”所谓内行看门道,他只数招便看出独孤所使剑法要决——攻其一点,以点破面,无招。在他看来就是招式去繁就简,从最有效的角度攻出最合适的力度,达到破敌的目的。说来简单,但要做到眼力、力量、角度、经验缺一不可。后世的杨过,其玄铁剑法只达到力量一点;令狐冲的独孤九剑说白了不过眼力、角度两点达标。

          游坦之内力的确是冠绝古今,比独孤还要高出一两筹。武功到他们这地步,破绽也都不是破绽了。若换作其他对手,不管剑法多么精妙无双。游坦之一掌过去,都可迎掌而解冻成冰棍。但独孤的剑法招招取其招式的间隙,一往无前。游坦之掌力虽强,但

          ↑返回顶部↑

          目录